明朝盗贼潜入新婚夫妻床下,足足待了3天,公堂一番话

发布日期:2020-09-14 03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县吏知多见广,出了一个好主意。他料定,都五没有见到新娘子的真面目,便让张员外找一个风尘女子上堂回话。如果都五指认错误,便可证明他所言都是假的。果然,张员外找到美妓上堂,县吏问他可认识此女,都五很得意,还学着新郎唤司马小姐的乳名。县吏出来证明,此案才得以结案,都五被绳之以法。

明朝万历年间,有位福建的作家叫余象斗,他把明朝许多官府断案判例编辑成书,取名《皇明诸司廉明奇判公案》和续编《皇明诸司公案》。里面记录了很多奇的案件。笔者今天就来讲里面记录的一件明朝新婚奇案。说的是,浙江挨着太湖的地方有个湖州府,如今叫湖州市。当地有位姓张的员外,家中良田千轻,但膝下只有一子。到了娶妻的年龄,娶的是当地官宦之家司马小姐,鬼谷子心水论13868发财料

两家门当户对,大喜之日早就轰动了十里八乡。有个盗贼叫都五,瞧着眼热,准备伺机下手。他假装宾客混进新房。只有这里最安全,不被人留意。他躲到了床下等到天黑在行动。很快,一对新人被众亲朋簇拥着送进洞房。当夜,新郎和司马小姐一番温存后,问道,原定去年腊月完婚,你家为何不准,让我想念小姐一年。司马小姐娇羞地说,原定出嫁之日,我的左脚患了冻疮,不能行走,找来郎中看了一年才治好,所以拖延到今日。夫妻闲聊,新郎又问了司马家的情况后安歇。

在明清时期,无论女子犯没犯法,被传到公堂都是件丢脸的事。一旦成为女囚,其所遭之罪往往比男性要多出几倍,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女犯人到了大堂之上,先不问罪,而是脱去衣服廷杖五十。这对女人来说,不仅是皮肉之苦,也是难堪的精神之辱。还有不少市井无赖会一齐聚到公堂围观起哄。张员外自然不愿意。便花了银子求了一个能说上话的县吏帮忙。

在堂上,都五恶人先告状,自称小人不是盗贼,是个郎中。去年司马小姐冻伤,是我医治的。可她家一直未付费用,我这才追到此。其实,都五也是被逼的,便把在洞房偷听到的关于司马小姐的治病经历都说了出来。张员外自然不知道儿子儿媳新房的事,愣在那里。县官问都五,那你说说新娘家里的人。都五对答如流。连县官都信了,质问张员外,你说他是盗贼,他说自己是医生,现在只能传唤你家儿媳到堂,一问究竟。

夜深后,都五窜出新房本欲行窃,谁知老张家炫富,接连三天三夜通宵达旦。这可苦了都五,躲在洞房不敢露头,整整饿了3天。后来实在挺不住了,铤而走险。没想到被家丁抓住,一通乱打。都五被打得实在扛不住了分辨道,你们报官吧,我又没偷什么?见盗贼实在嚣张,众人将其扭送官府。

Power by DedeCms